来自 老葡京网投 2019-06-13 11:36 的文章

南宁电视问政节目现场官员被送苍蝇拍(图)

  原标题:电视问政引入“拍苍蝇”剧情

  3月27日,南宁电视问政节目现场,四位官员手拿问政代表送上的苍蝇拍。图/CFP

  2015年12月3日,浙江温州电视问政现场,市民代表送给官员一只蜗牛玩偶,希望该区“蜗牛工程”能够加快进度。图/CFP

  3月27日晚,时间已近10点半,南宁市电视问政直播节目中,四名被问政的南宁下辖县市主要官员走到舞台中央。

  一位头发花白的问政代表快步上前,将不同颜色的苍蝇拍送到这些官员手中。与此同时,演播室中响起“嗡嗡”的苍蝇声。

  在这位问政代表的表述中,送苍蝇拍的寓意,是希望各位官员能够消灭自己辖区内的“苍蝇”。

  而这一期的电视问政节目主题,便是对几个县市中存在的“苍蝇式”腐败问题进行曝光。

  接过苍蝇拍后,西装笔挺的四位官员站在台上,有人攥紧苍蝇拍,面色郑重;也有人勉强露出微笑,轻轻拨弄手中的苍蝇拍。

  次日,这一幕在网络上被广泛传播,引发人们对电视问政节目的关注。

  反腐题材在电视问政节目中出现,背后有着怎样的考量?这样的官员“真人秀”节目里,“秀”的成分到底有多大?让官员大呼惭愧脸红的电视问政节目幕后,又暗藏着怎样的现实逻辑?

  反腐剧情上线

  南宁市一位官方人士说,打了老虎,大家当然关注,但是只要苍蝇没被拍死,群众的切身利益还是会受到损失。

  3月27日,南宁电视问政节目中,曝光了南宁市横县某村委会主任盖一个章收2000元。短片播完后,女主持人小屈向南宁横县县委副书记肖宁发问,“肖副书记,一个章2000块,好贵哦。您觉得贵不贵?”

  “这不应该是贵不贵的问题,这是责任心的缺失,为民服务意识的缺失。”

  “这算不算巧立名目乱收费?”小屈继续追问。

  “就是乱收费问题,而且是群众感受最真切、最痛恨的腐败问题。”肖宁答道。

  除了村官盖天价章,武鸣县有车一族入住廉租房、宾阳县某兽医站站长骗取农民养猪保险费等问题,也在这期电视问政节目中被曝光。

  根据事后的追责情况通报,被曝光的问题责任人均受到处分。以武鸣县为例,该县纪委就有车族入住廉租房一事立案,县住建局一名职工涉嫌受贿被移送司法机关,5名分管廉租房保障工作的单位领导被立案审查。

  作为南宁市电视问政节目制片人,周军的印象中,节目以前曝光的问题基本集中在不作为、乱作为和工作推动不力等方面。“电视问政节目第一次涉及反腐败这个深层次的问题,这是前所未有的。”

  熟悉南宁电视问政节目的业内人士回忆,以前电视台也接到过反映腐败问题的线索,之所以没能呈现到节目上,是因为领导觉得地方电视台不宜涉及这么敏感的题材。

  负责承办电视问政节目的南宁市重点工作重大项目监督检查问责问效工作办公室(简称“两重两问办”)相关负责人表示,将反腐问题纳入节目,一个大的背景是中纪委对查处群众身边“四风”和腐败问题工作的部署。

  “老虎打了很多,苍蝇还在身边嗡嗡叫。”南宁市一位官方人士说,打了老虎,大家当然关注,但是只要苍蝇没被拍死,群众的切身利益还是会受到损失。

  节目组的压力

  “当时听说市委市政府开会,有被问政的官员拍桌子批评我,说’她什么都不懂’。”小屈说。

  始于2014年的南宁电视问政节目,被视为与当地纪委关系最密切的一档严肃新闻节目。尽管有市委市政府的支持,批评官员的时候,节目组还是曾经遭遇压力。

  “有领导通过各种方式表达不满,说你问的也太尖锐了吧。当时听说市委市政府开会,有被问政的官员拍桌子批评我,说‘她什么都不懂’。”小屈说。

  官员的反应并不奇怪。

  在这个可能让官员出丑的节目上,小屈就像一把最锋利的刀子。节目中,她的问题一个接着一个,句句直击要害,不留情面。

  直播中,被问政的官员经常出现脸红、流汗、说不出话的情况,甚至有官员恼羞成怒。

  “我在转播车上都能惊出一身冷汗。”周军说。

  不过,站在电视人专业的角度来看,周军又觉得这种情况不错。“如果这个领导不说话了,或者主持人对他的提问已经让观众意识到他的责任了,那他尴尬地坐在那里也是一种效果。我可以让他冷场几秒钟的。之后主持人就会圆场,点评几句节目就会继续了。”

  根据节目组的统计,2014年南宁接受电视问政的单位有56个,2015年为39个,上节目的基本都是单位的一把手。